利润方面,长城人寿最新公开的偿付能力报告显示,二季度末,公司的净利润为负3.00亿元,与上一季度末相比,亏损的绝对值增加了1127.56万元,亏损幅度小幅扩大。

  增资方案暂未获批

目前长城人寿获批经营的区域包括,北京、山东、四川、湖北、青岛、河南、河北、江苏、
天津、广东、湖南、安徽等12个地区。完成增资后的长城人寿,应当会在分支机构的扩张和保费规模上发力。

据了解,金宸星合用钱急迫,在《借款合同》与《权利质押合同》中有明确体现,合同显示,上述1.7亿元借款种类为短期流动资金贷款,借款用途为偿还关联方借款。

然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从2014年开始,长城人寿就进入了“掌门人”变动的阶段。经过梳理发现,近四年来,该公司的董事长一职已经四易其主,董利平、王功伟、胡国光都曾执掌帅印,离职的原因也各不相同。对于此番迎新掌门,公司以后的战略布局是否有改变等问题?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尝试拨打长城人寿官网电话,但截至发稿时尚未得到回复。

  每经实习记者 胡杨
每经编辑 毕陆名

第二季度报告显示,长城人寿注册资本28.14亿元,国有持股56.24%,实际控制人为北京市西城区政府。北京华融综合投资公司持股19.99%,北京金昊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持股15.57%,北京金融街投资集团持股14.87%。这三家股东,均为北京西城区政府国资委控股的企业。第四大股东为厦门华信元喜投资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11.78%。

8月9日保监会批复,核准胡国光担任长城人寿董事长任职资格,胡国光也将成为长城人寿三年来的第三位董事长。

日前,保监会发布公告,核准白力担任长城人寿新任董事长的任职资格。公开资料显示,白力曾任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新闻处副处长、处长,北京市金融街(000402,股吧)建设指挥部党组书记、常务副指挥,自2017年2月起担任长城人寿董事。

  长城人寿4年4换董事长
前7月保费同比降逾四成

2017年1-8月,长城人寿原保险保费收入为35.3亿元。

偿付能力吃紧

值得一提的是,保监会公开披露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7月,长城人寿实现规模保费收入48.87亿元,同比减少了45.24%。从盈利角度来看,根据长城人寿最新发布的偿付能力报告,二季度末,公司的净利润为负3.00亿元,亏损幅度环比增加。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2014年8月,曾在长城人寿第一大股东北京华融综合投资公司(以下简称华融投资)做过总经济师、副总经理的董利平获批成为长城人寿董事长。但不到一年,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人就换成了王功伟。不过2015年11月,就有他接受组织调查的消息传来,长城人寿不得不面对董事长“缺阵”的状况。该公司2016年一季度的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当时退居执行董事行列的董利平一下子肩负起临时负责人、党委书记、总经理等多个职位,直到胡国光接任。而胡国光作为董事长的任职资格则是在当年8月得到保监会核准的。

资料显示,生于1974年的白力曾任央行办公厅新闻处副处长、处长,北京市金融街建设指挥部党组书记、常务副指挥。2017年2月,白力担任长城人寿董事。

长城人寿成立之初快速发展,分支机构在成立最初五年即扩展至十家,行业排名一度靠前。经过几年发展后,偿付能力逐渐降低,不断需要股东方增资,长城人寿发展速度渐趋缓慢。

从偿付能力充足率的角度来看,长城人寿在这组指标方面也不够乐观。今年二季度,长城人寿的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31.09%,与上一季度相比微幅下降。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同期人身险公司的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已经达到229%。

  根据长城人寿方面资料,胡国光可谓是该公司高管团队中的“老人”了,从长城人寿获批开业之初的2005年,其就担任董事,此后还曾履职党委书记等。

此次增资被认为是长城人寿改善经营和实施5年计划的重要举措。2016年,长城人寿出现5亿元亏损,2017年上半年亏损近3亿元。第二季度报告显示,长城人寿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123.6%。受制于偿付能力充足率,保费规模也在今年出现同比下降。增资完成后,长城人寿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将超过230%,有助于其放手扩张保费规模。长城人寿公开表示,2021年保费规模要达到149亿元。

北京商报报道称,这已不是金宸星合首次绕围所持有的长城人寿股权做文章了。早在去年10月,金宸星合就将其持有的1.7亿股全部质押给浙商银行北京分行,并申请1.7亿元的借款。

不过,这一增资方案暂时还未获得保监会批复,如果增资扩股最终得以实现,长城人寿的注册资本将变更为78.14亿元。

  利润方面,长城人寿最新公开的偿付能力报告显示,二季度末,公司的净利润为负3.00亿元,与上一季度末相比,亏损的绝对值增加了1127.56万元,亏损幅度小幅扩大。

规模最大的增资

然而,随着去年11月金融街控股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王功伟、董事鞠瑾正在接受组织调查,长城人寿已通过董事会的三年规划尚未实施便搁置,直至最近几月新任董事长人选胡国光确认,三年规划才开始修订,并等待董事会讨论、决议。

近日,保监会给出批复,核准白力担任长城人寿董事长的任职资格。有意思的是,最近四年,长城人寿的董事长已经四易其主,甚至保持了每年更换一位的频率。

金宝搏官网长城人寿4年4换董事长,前7月保费同比降逾四成。  对于此番迎新掌门,公司以后的战略布局是什么?就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尝试拨打长城人寿官网电话,但截至发稿时未得到回复。

时代周报记者 胡秋实 发自北京

据了解,长城人寿曾因偿付能力不足的问题被保监会暂停增设分支机构。由于偿付能力吃紧,长城人寿成立之后共有5次增资,分别发生在2007年1月、2007年11月、2011年12月、2012年9月以及2013年2月,5次增资后的注册资本金分别增至4.8亿元、14.075亿元、15.61亿元、15.75亿元、17.7亿元。其中的2007年11月长城人寿的第二次增资新引入资本金近10亿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2014年8月,曾在长城人寿第一大股东北京华融综合投资公司做过总经济师、副总经理的董利平获批成为长城人寿董事长。但不到一年,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人就换成了王功伟。不过2015年11月,就有他接受组织调查的消息传来,长城人寿不得不面对董事长“缺阵”的状况。该公司2016年一季度的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当时退居执行董事行列的董利平一下子肩负起临时负责人、党委书记、总经理等多个职位,直到胡国光接任。而胡国光作为董事长的任职资格则是在当年8月得到保监会核准的。

  从偿付能力充足率的角度来看,长城人寿在这组指标方面也不够乐观。今年二季度,长城人寿的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31.09%,与上一季度相比微幅下降。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同期人身险公司的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已经达到229%。

针对此次增资,长城人寿公开表示,在保费规模和总资产方面,计划实现总规模保费年均增速10%,2021年实现保费收入149亿元;总资产年均增速11%,2021年总资产规模800亿元。渠道方面,依然坚持以个险为根基,计划在5年内新设2-3家分公司以及百余家三四级机构。

据了解,王功伟曾历任北京金融街建设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北京华融综合投资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北京金融街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是长城人寿的主要创始人,此前曾长期担任长城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近期4家险企换董事长

  值得一提的是,保监会公开披露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7月,长城人寿实现规模保费收入48.87亿元,同比减少了45.24%。从盈利角度来看,根据长城人寿最新发布的偿付能力报告,二季度末,公司的净利润为负3.00亿元,亏损幅度环比增加。

有北京保险业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近一年来,许多保险公司都出现营收下滑和亏损,长城人寿也不例外。

近日,保监会核准胡国光担任长城人寿董事长,其也成为最近三年来,继董利平、王功伟后的第三位董事长。同时,长城人寿第五大股东拟转让全部1.7亿股股权,媒体分析称,虽然这与股东方急需用钱难脱关系,但股东股权转让,也折射出了长城人寿近来的经营困局。

高管变动频繁

  然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从2014年开始,长城人寿就进入了“掌门人”变动的阶段。经过梳理发现,近四年来,该公司的董事长一职已经四易其主,董利平、王功伟、胡国光都曾执掌帅印,离职的原因也各不相同。对于此番迎新掌门,公司以后的战略布局是否有改变等问题?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尝试拨打长城人寿官网电话,但截至发稿时尚未得到回复。

就在保监会批复长城人寿增资计划之前不久,9月底,保监会核准通过了白力就任长城人寿董事长的任职资格。

而种种迹象已表明,大股东出手的可能性较大。成立11年的长城人寿,经历了多次股权更迭。但从近两年的股权转让来看,似乎都是大股东在不断回收股权。

中央财经大学教授郝演苏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股东变化是保险公司高管团队产生变动的主要原因之一。“股东一旦变化,代表股东一方利益的高管进行调整是正常的。”

  从近期这四家保险机构新任董事长的履历来看,新鲜血液大多来自于股东方面的人事安排。例如此番走马上任渤海财险董事长的许宁就来自该公司第一大股东天津市泰达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有保险业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中小型的保险公司在盈利能力上相对较差,即便万能险在2016年有大幅扩张,对偿付能力也会造成影响,及时增资是保证未来持续增长的关键。这也是国内许多中小型保险公司面临的情况。完成增资,解决了后顾之忧的保险公司可以放手去扩张保费规模。

与此相对应的是长城人寿偿付能力的变化,2011年其偿付能力为156.98%,
2012年下降至102%,2013年又升至159%,2014年为148.81%,2015年为152.69%。一直在保监会要求的150%偿付能力充足Ⅱ类标准附近徘徊。

领导人事变更频繁,长城人寿的经营也受到一定影响。从业绩方面来看,保监会最新披露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前七个月,长城人寿共实现规模保费收入48.87亿元,与去年同期的89.25亿元相比减少了45.24%。其中,原保险保费收入为32.16亿元,同比下降了42.21%,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为16.71亿元,同比下降50.26%。可以看出,在保监会高压监管万能险的背景下,长城人寿在万能险业务方面经受了更大的考验。

  近日,保监会给出批复,核准白力担任长城人寿董事长的任职资格。有意思的是,最近四年,长城人寿的董事长已经四易其主,甚至保持了每年更换一位的频率。

金宝搏官网 1

此前,长城人寿将2015年确定为新三年规划开局之年,并确定了新的发展规划,协同发展和
养老产业
是长城人寿未来的两个主攻发展方向。长城人寿解释,协同发展是指充分利用自身与股东各自的优势,针对包括地产在内的股东优势产业项目和市场上优质投资项目开发专属
保险产品,这类业务能够带来稳定且相对较高的投资收益。同时,在未来三年里,长城人寿将利用养老产业发展的历史机遇,与股东合作积极探索进军养老产业,计划由长城人寿负责养老产品的开发销售,由股东负责养老产业的建设、管理和经营。

对于此番迎新掌门,公司以后的战略布局是什么?就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尝试拨打长城人寿官网电话,但截至发稿时未得到回复。

  领导人事变更频繁,长城人寿的经营也受到一定影响。从业绩方面来看,保监会最新披露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前七个月,长城人寿共实现规模保费收入48.87亿元,与去年同期的89.25亿元相比减少了45.24%。其中,原保险保费收入为32.16亿元,同比下降了42.21%,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主要是万能险)为16.71亿元,同比下降50.26%。可以看出,在保监会高压监管万能险的背景下,长城人寿在万能险业务方面经受了更大的考验。

7月11日,另一家股东完美世界于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出让长城人寿2700万股股份,占长城人寿总股本的0.96%,转让价格6210万元。以此出让价格计算,每股均价2.3元,而3月出让公告挂牌的均价为2.5元每股,出让价格出现下滑。

而胡国光上任后,其风格是否与王功伟相近,是否将坚持去年确定下来的战略、坚持原三年计划尚是未知数。

郝演苏指出,与往年相比,今年保险公司在股东及股权方面的变更相对频繁,也导致了高管层面更多的人事变动。但值得一提的是,由于任职保险行业的高管需要参加监管部门的考试,如果对保险完全不了解,想通过考试也是比较困难的。所以股东在安排人事时,也有相关的考虑。“在中国的保险公司中,并不一定是大股东的人来当董事长,如果股东之间的持股比例差距不是太大,会有一定的内部协调。”

  近期4家险企换董事长

相比之下,今年3月,华业资本(600240,股吧)披露了涌金投资控股、国金鼎兴投资、北京广厦京都置业、拉萨亚祥兴泰投资等4家股东出让长城人寿股权的公告,以8.1亿元报价合计转让长城人寿11.51%股权。其中涌金投资控股、国金鼎兴投资、广厦京都置业三家系完全退出,亚祥兴泰投资为部分转让。

三年三任董事长

从近期这四家保险机构新任董事长的履历来看,新鲜血液大多来自于股东方面的人事安排。例如此番走马上任渤海财险董事长的许宁就来自该公司第一大股东天津市泰达国际控股有限公司。

  日前,保监会发布公告,核准白力担任长城人寿新任董事长的任职资格。公开资料显示,白力曾任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新闻处副处长、处长,北京市金融街建设指挥部党组书记、常务副指挥,自2017年2月起担任长城人寿董事。

董事长履新

2014年8月,入股长城人寿一年的第三大股东北京庆云洲际科技公司将其持有的约1.94亿股全部转让;今年3月,长城人寿惟一外资股东大新人寿也悉数退出。长城人寿上述股权的变更无一不是由现有股东一一收入囊中。庆云洲际科技的受让方是华融投资和金昊房地产。此举也使华融投资的持股比例一跃超过金融街投资集团,成为长城人寿第一大股东。在今年3月大新人寿股权转让中,华融投资依旧未放弃增加话语权的机会,继续增持长城人寿,持股比例升至18.81%。

增资方案暂未获批

  郝演苏指出,与往年相比,今年保险公司在股东及股权方面的变更相对频繁,也导致了高管层面更多的人事变动。但值得一提的是,由于任职保险行业的高管需要参加监管部门的考试,如果对保险完全不了解,想通过考试也是比较困难的。所以股东在安排人事时,也有相关的考虑。“在中国的保险公司中,并不一定是大股东的人来当董事长,如果股东之间的持股比例差距不是太大,会有一定的内部协调。”

近三年来,2014-2016年原保费收入分别是24.29亿元、26.81亿元、69.99亿元,万能险为20.8亿元、72.94亿元、34.1亿元。长城人寿虽然扩张过万能险,不过与同行相比,规模有限。

股东频频股权转让,折射出的是险企的现实经营状况。偿付能力一季报显示,长城人寿亏损3.36亿元,二季度亏损加剧,亏损4.99亿元。不仅如此,该公司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较一季度相比也均下滑,分别为92.51%和100.48%。

根据长城人寿方面资料,胡国光可谓是该公司高管团队中的“老人”了,从长城人寿获批开业之初的2005年,其就担任董事,此后还曾履职党委书记等。

  另外,据郝演苏介绍,去年以来,一批刚刚拿到牌照的新保险公司陆续开业,他们需要到市场上寻找一些能够率领团队的人,这也是保险行业高管人员出现变化的又一个原因。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长城人寿此前面临万能险大幅扩张、偿付能力下降、净利润下滑、小股东清仓等问题。数据显示,2014-2016年长城人寿保险业务收入分别为24.29亿元、26.81亿元、31.94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190.5万元、1.74亿元、-5.2亿元,今年上半年,长城人寿净利润亏损约3亿元。

长城人寿则表示,为提高公司综合偿付能力,公司正在稳步推进增资事宜,近期即将增资约9亿元,由原有股东按比例出资;该增资事项经股东大会审批通过,已于6月中旬上报保监会。等待保监会正式批复后即可完成本次增资。根据长城人寿目前的偿付能力状况,9亿元显然只可解其燃眉之急。

事实上,长城人寿也并非近期唯一迎来新掌门人的公司,近期,还有君康人寿、渤海财险和汇友建工相互保险三家公司更换了董事长。

  不过,这一增资方案暂时还未获得保监会批复,如果增资扩股最终得以实现,长城人寿的注册资本将变更为78.14亿元。

此前,前董事长胡国光年届退休辞去董事长一职。近四年来,长城人寿董事长的职务每年一换。2014年,长城人寿董事长变更为董利平;2015年,王功伟接任董事长,当年年底王功伟接受组织调查;2016年,曾任金融街集团监事长的胡国光出任长城人寿董事长。

大股东或回收股权

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增资是改善偿付能力充足率指标的办法之一,长城人寿也正酝酿此举。今年7月,长城人寿就在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披露了增资50亿元的方案。据悉,原有股东华融投资等8家公司将参与认购,并新增宁波华山丰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为股东,持股比例为4.75%。

  事实上,长城人寿也并非近期唯一迎来新掌门人的公司,近期,还有君康人寿、渤海财险和汇友建工相互保险三家公司更换了董事长。

增资计划完成后,北京华融综合投资公司、北京金昊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和厦门华信元喜投资有限公司的持股比例不变,北京金融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增长到15.13%,中民投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的持股比例大幅增长,变为13.44%。

中国经济网编者按:董事长任职批复+第二大股东股权转让,随着近日“前后脚”公布的两则公告,长城人寿被推到镁光灯下。

另外,据郝演苏介绍,去年以来,一批刚刚拿到牌照的新保险公司陆续开业,他们需要到市场上寻找一些能够率领团队的人,这也是保险行业高管人员出现变化的又一个原因。

  中央财经大学教授郝演苏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股东变化是保险公司高管团队产生变动的主要原因之一。“股东一旦变化,代表股东一方利益的高管进行调整是正常的。”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增资是长城人寿成立以来增资规模最大的一次。长城人寿经历过6次增资,分别是2007年1月增资4.8亿元、2007年11月增资14.075亿元、2011年12月增资15.61亿元、2012年9月增资15.75亿元、2013年2月增资17.7亿元以及2016年9月增资28.14亿元。

除此之外,长城人寿还连续发行次级债。其中,2009年定向发行10年期可赎回次级定期债2.27亿元,2013年底再发行1.53亿元10年期次级定期债。

  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增资是改善偿付能力充足率指标的办法之一,长城人寿也正酝酿此举。今年7月,长城人寿就在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披露了增资50亿元的方案。据悉,原有股东华融投资等8家公司将参与认购,并新增宁波华山丰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为股东,持股比例为4.75%。

今年7月18日,长城人寿在中保协发布公告称,公司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增资方案,本次增资5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胡国光也是长城人寿的创立元老之一,此前担任长城人寿党委书记,虽然与王功伟同样曾在金融街投资有限公司任高管,但其最初来自一家持股长城人寿4.39%股东南昌市政公用投资控股有限责任公司。据知情人士介绍,其在加入长城人寿之后有过第一大股东方金融街投资有限公司的任职经历。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

此次增资完成后,注册资本扩充了近一倍,预计到年底,长城人寿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将保持在230%以上。

中国经营报报道称,长城人寿成立于2005年,最新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其国有法人持股48%,实际控制人为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其通过北京华融综合投资公司、北京金融街投资有限公司、北京金昊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三家控股子公司持有长城人寿45.18%股权。

  高管变动频繁

今年5月,长城人寿发布公告表示,董事会审议通过增资方案。北京华融综合投资公司、北京金昊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北京金融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厦门华信元喜投资有限公司、中民投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等8家股东参与了增资行为,但其他10家中小股东并未参与增资。

但半路杀出长城人寿的现有股东。北交所公告显示,由于部分原股东提出行使优先购买权,故上述《股权转让协议》等所约定内容无法实施。同时,长城人寿公司章程也显示,“在同等条件下,公司股东享有优先购买其他股东转让的股份的权利”。也就是说,长城人寿现有部分股东有望通过受让的方式增加话语权。

数据显示,截至上半年长城人寿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123.6%,净利润亏损约3亿元。

而长城人寿在经过几年发展后,偿付能力逐渐降低,不断需要股东方增资,发展速度渐趋缓慢。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资料显示,长城人寿上半年两个季度均陷亏损,其中二季度亏损扩大至4.99亿元。更糟的是,其偿付能力充足率已下滑至100.48%,已踏上保监会要求的100%红线。虽然其股东拟增资9亿元,但或仅能解燃眉之急。

2016年以来,长城人寿的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一直在及格线徘徊,2016年四个季度末的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100.49%、92.51%、121.5%、105.68%。而2017年一季度、二季度的该数字为134.81%、123.6%。前述2016年9月与2017年年初的增资,也是偿付能力变化的应对之举。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2014年长城人寿高管大换血,长城人寿原总经理董利平担任新任董事长,聘请职业经理人王巍任总经理。而时隔一年的2015年,长城人寿首任掌门人——王功伟重新归位,保监会正式核准王功伟担任长城人寿董事长,核准原任总经理王巍担任董事。

10月12日,保监会批复长城人寿增资50亿元的计划,长城人寿注册资本变更为55.32亿元,扩充了近一倍。

最新披露的偿付能力二季报显示,目前,长城人寿的股东共有17家,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则是北京西城区国资委,因为前三大股东北京华融综合投资公司、北京金融街投资集团和北京金昊房地产公司均是北京西城区国资委全资控股公司。

增资完成后,中民投成为长城人寿持股10%以上的股东。今年1月,中民投成功收购北京金宸星合资产管理持有的长城人寿1.7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6.04%。该次收购为中民投首次涉足国内保险业。此前,中民投已通过旗下海外投资平台收购思诺保险。

值得一提的是,长城人寿第五大股东北京金宸星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宸星合”)近日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所持有的1.7亿股股权。

与此同时,长城人寿迎来新一任董事长白力,保监会9月中旬核准通过了其任职资格。资料显示,白力今年初出任金融街(000402,股吧)集团董事会董事,而金融街集团是长城人寿股东之一,持股比例为15.13%。

目前来看,金宸星合在长城人寿拥有董事席位、战略经营委员会席位、提名薪酬委员会席位各一个。一旦股权转让,在董事会的这些权利很可能一并转让。

长城人寿还提到,2017年第二季度的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31.09%,明显高于监管红线,但仍不足以支撑大规模开设分支机构的需要。因此,在北京金融街集团的主导下,50亿元增资计划推进顺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