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管变更年年有,今年似乎特别多。日前,永诚保险连发4则高级管理人员变更公告,包括公司负责人等4个职位高管人员生变。出自国寿的康国君将接棒任仲成主持永诚保险经营工作的职务。

永诚保险连发4则高管变更公告,新晋舵手临三大难题来自蓝鲸财经的原创专栏

永诚财险时隔三年再陷亏损 人事频变新董事长能否力挽狂澜?|保险

金宝搏188手机端 1

目前来看,摆在康国君面前的有三个难题,一为30亿增资迟迟未至,资本规模不能满足业务拓展和风险管理需要的问题仍在;二为中小型保险公司的发展面临严重压力;三为专业化经营道路仍显坎坷,在电力企业集团股东背景的支持下,永诚保险为市场上首家定位于电力能源行业的财险公司,但此类股东优势并非永诚保险独有。永诚保险外,另有长江财险、鼎和财险以及英大泰和保险3家保险公司具有电力能源股东背景。

高管变更年年有,今年似乎特别多。日前,永诚保险连发4则高级管理人员变更公告,包括公司负责人等4个职位高管人员生变。出自国寿的康国君将接棒任仲成主持永诚保险经营工作的职务。

2017年永诚财险转盈为亏,净利润同比下滑157%至亏损0.16亿元。在业绩情况不甚乐观的同时,永诚财险自去年以来频频收到罚单

时代周报记者:李星郡

新高管空降旧高管辞职,永诚保险密集披露高管变更公告

目前来看,摆在康国君面前的有三个难题,一为30亿增资迟迟未至,资本规模不能满足业务拓展和风险管理需要的问题仍在;二为中小型保险公司的发展面临严重压力;三为专业化经营道路仍显坎坷,在电力企业集团股东背景的支持下,永诚保险为市场上首家定位于电力能源行业的财险公司,但此类股东优势并非永诚保险独有。永诚保险外,另有长江财险、鼎和财险以及英大泰和保险3家保险公司具有电力能源股东背景。

在国内保险业竞争日益白热化、监管逐渐趋严的背景下,中小型保险公司的日子愈发艰难,已在新三板上市的永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也不例外。

4月15日晚,
新三板首家挂牌险企——永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诚财险”,834223.OC)发布2018年年报,净利润亏损2.61亿元,同比扩大1550.40%,亏损增幅近16倍;实现原保险保费收入61.63亿元,同比减少3.7%,而2018年全国财产保险市场增速11.52%。在88家财险公司中,永诚财险保费规模排名第17位,市场份额为0.52%。

日前,永诚保险密集披露高管变更公告,公司临时负责人、公司副总裁、公司合规负责人以及公司财务负责人集体换人。新高管空降,原高管离职,以及保监会的相关规定成为了此次该财险公司高管团队变动的重要原因。

新高管空降旧高管辞职,永诚保险密集披露高管变更公告

自2014年实现转亏为盈后,永诚财险时隔三年再度陷入亏损。2017年年报显示,永诚财险当年净利润为-0.16亿元,同比大幅下滑157.14%。

对于2018年亏损额扩大,永诚财险有关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称,“一是投资业绩影响。2018年,国内资本市场比较低迷,永诚财险权益类资产配置较高,受市场波动影响较大。二是车险竞争加剧。2018年整个车险行业承保利润率仅0.14%,中小公司普遍亏损,永诚财险参与其中,拖累了整体经营质量。三是2018年自然灾害频发,各地发电企业受损,永诚财险及时支付了各类赔款。”

在此轮高管调动中,永诚保险迎来了新的公司负责人。据永诚保险日前披露的公告显示,任仲成不再兼任公司临时负责人一职,由公司常务副总裁康国君主持公司的经营工作。

日前,永诚保险密集披露高管变更公告,公司临时负责人、公司副总裁、公司合规负责人以及公司财务负责人集体换人。新高管空降,原高管离职,以及保监会的相关规定成为了此次该财险公司高管团队变动的重要原因。

正值经营状况面临大考之际,中国银保监会的一纸批复又让其受到市场关注。5月28日,中国银保监会批复永诚财险董事长任职资格,许坚将正式接替原董事长任仲成执掌永诚财险。据悉,许坚此前曾在紫金保险担任党委副书记、总经理职务。

2018年初,永诚财险完成新一任董事长变更,原紫金财险总裁许坚被任命为永诚财险董事长。但2016年12月冯天佑离职后,永诚财险总裁一直空缺。

据蓝鲸财经查阅公开资料了解到,任仲成来自永诚保险大股东中国华能集团,2015年6月获准出任永诚保险董事长一职。自去年12月原总裁冯天佑辞职后,永诚保险聘任任仲成为公司临时负责人。截至今年第二季度末,任仲成任永诚保险董事长兼党委书记,公司临时负责人。

在此轮高管调动中,永诚保险迎来了新的公司负责人。据永诚保险日前披露的公告显示,任仲成不再兼任公司临时负责人一职,由公司常务副总裁康国君主持公司的经营工作。

新掌门的到来能否带领公司突破经营困局?

保费收入和净利双降

来自国寿的康国君将接棒任仲成主持永诚保险经营工作的职务。公开资料显示,康国君出自中国人寿财产保险,曾先后在国寿财险担任非车险业务部总经理、财产保险部总经理以及航运保险运营中心总经理、党委书记的职位。2016年10月起加入永诚保险,在此后不足一年的时间里,先后经历了常务副总裁、首席风险官、公司合规负责人等职位,并在此次高管调动后主持永诚保险工作。

据蓝鲸财经查阅公开资料了解到,任仲成来自永诚保险大股东中国华能集团,2015年6月获准出任永诚保险董事长一职。自去年12月原总裁冯天佑辞职后,永诚保险聘任任仲成为公司临时负责人。截至今年第二季度末,任仲成任永诚保险董事长兼党委书记,公司临时负责人。

对此,永诚财险方面表示,新任董事长将根据公司特点,制定新的发展战略,并将很快推出实施。

2004年,永诚财险成立,总部设于上海,目前注册资本金21.78亿元。2015年12月,永诚财险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并公开转让,成为首家挂牌新三板的保险公司。

监管规定的调整成为永诚保险高管生变的另一原因。据了解《保险公司合规管理办法》规定,保险公司合规负责人不得兼管公司的业务、财务、资金运用和内部审计部门等可能与合规管理存在职责冲突的部门。受此影响,此前兼任审计负责人以及公司合规负责人的林立清不再担任合规负责人一职,改由康国君接任。目前来看,康国君兼任公司负责人、合规负责人、常务副总裁以及首席风险官的职位。

来自国寿的康国君将接棒任仲成主持永诚保险经营工作的职务。公开资料显示,康国君出自中国人寿财产保险,曾先后在国寿财险担任非车险业务部总经理、财产保险部总经理以及航运保险运营中心总经理、党委书记的职位。2016年10月起加入永诚保险,在此后不足一年的时间里,先后经历了常务副总裁、首席风险官、公司合规负责人等职位,并在此次高管调动后主持永诚保险工作。

高管频繁变动

数据显示,永诚财险成立以来保费收入增长缓慢,2015年达到最高值,至今未能突破。2009年至2014年,其保费收入处在持续上升期,分别为41.25亿元、54.13亿元、52.86亿元、55.90亿元、55.31亿元、58.89亿元,2015年达到峰值67.53亿元。此后,永诚财险保费收入下滑,2016年至2018年分别有63.84亿元、64.98亿元、62.84亿元。

此外,永诚保险财务负责人亦发生变化,由孔兵变更为孙增产。据蓝鲸财经查阅永诚保险此前披露的公告了解到,孙兵已于今年3月因个人原因向公司董事会提出辞职。同时,在此次高管变更中,永诚保险聘任严晓茂担任公司副总裁。值得一提的是,蓝鲸财经查阅永诚保险近一年的偿付能力公告,严晓茂均未现身高管团队名单。但其亦疑似来自大股东,与华能资本公司研发部严晓茂同名。

监管规定的调整成为永诚保险高管生变的另一原因。据了解《保险公司合规管理办法》规定,保险公司合规负责人不得兼管公司的业务、财务、资金运用和内部审计部门等可能与合规管理存在职责冲突的部门。受此影响,此前兼任审计负责人以及公司合规负责人的林立清不再担任合规负责人一职,改由康国君接任。目前来看,康国君兼任公司负责人、合规负责人、常务副总裁以及首席风险官的职位。

5月28日,中国银保监会发布关于许坚任职资格的批复,称永诚财险关于许坚任职资格核准的请示及补正材料收悉。经审核,许坚符合《保险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管理规定》的有关要求,核准其担任公司董事长的任职资格。

同时,永诚财险的净利润起伏也较大。2009年至2012年,永诚财险净利润不断增长,分别是0.31亿元、0.89亿元、1.19亿元、1.72亿元,但在2013年由盈转亏且亏损了2.13亿元;不过,2014年和2015年,永诚财险又分别实现盈利0.41亿元、1.85亿元。2016年后,永诚财险净利表现一直在走下坡路,2016年到2018年,净利润分别为0.28亿元、-0.16亿元、-2.61亿元。

“双轮驱动”战略受挫,去年投资收益骤减9成

此外,永诚保险财务负责人亦发生变化,由孔兵变更为孙增产。据蓝鲸财经查阅永诚保险此前披露的公告了解到,孙兵已于今年3月因个人原因向公司董事会提出辞职。同时,在此次高管变更中,永诚保险聘任严晓茂担任公司副总裁。值得一提的是,蓝鲸财经查阅永诚保险近一年的偿付能力公告,严晓茂均未现身高管团队名单。但其亦疑似来自大股东,与华能资本公司研发部严晓茂同名。

对于此次更换董事长的原因,永诚财险方面表示,根据组织安排,任仲成已调任华能资本服务有限公司工作。

年报显示,永诚财险2018年投资收益率仅1.28%,投资业务收入0.75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61.31%。其中,股票亏损额高达1.11亿元,同比减少707.74%。

策略的失调或为永诚保险高管大幅变更的重要原因。据公开资料显示,永诚保险方面曾提出发力互联网保险、发展特色化险种、重视通过投资打造新的利润增长点三个路径。但从2016年永诚保险的战绩来看,公司保险业务收入出现下行,公司净利润亦同比缩水。

“双轮驱动”战略受挫,去年投资收益骤减9成

从公开信息看,许坚在金融保险领域从业已有30多年,历任中国人保盐城分公司城区办事处人秘科负责人、中国平安保险公司盐城中心支公司总经理、中国平安财险江苏分公司总经理和党委书记、紫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裁、党委书记等职。

2018年,永诚财险赔款支出37.35亿元,同比增加8.68%,其中企业财产保险、工程保险、船舶保险正是受到自然灾害的影响,赔付同比增加了不少。

目前来看,永诚保险发展特色化经营模式有所进展,年报显示,2016年,工程保险跻身永诚保险前5大险种名单,非车险占比同比有所上行。

策略的失调或为永诚保险高管大幅变更的重要原因。据公开资料显示,永诚保险方面曾提出发力互联网保险、发展特色化险种、重视通过投资打造新的利润增长点三个路径。但从2016年永诚保险的战绩来看,公司保险业务收入出现下行,公司净利润亦同比缩水。

2017年最后一个工作日许坚离开紫金财险,第二天以永诚财险新任党委书记的身份向全体员工作了新年致辞。2018年1月12日,永诚财险第三届董事会第二十次会议提名许坚出任永诚财险执行董事候选人。

总裁空缺两年多

渠道方面,截至今年7月12日,永诚保险共计有5家合作保险中介机构网络平台,此外另有4家合作第三方网络平台。资料显示,去年永诚保险与上海最会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及和程(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的合作到期,新增万事保以及唯品会为新的合作对象。或是在加码互联网保险渠道的影响下,去年公司手续费及佣金支出同比减少2.55%。

目前来看,永诚保险发展特色化经营模式有所进展,年报显示,2016年,工程保险跻身永诚保险前5大险种名单,非车险占比同比有所上行。

记者注意到,高管频繁变动可谓永诚财险近年常态。2015年6月,任仲成、冯天佑分别担任永诚财险董事长和总裁。然而,仅一年有余,2016年12月,冯天佑便离任总裁一职,由任仲成担任临时负责人。随后,仅过了9个月,许仲成不再兼任临时负责人,由常务副总裁康国君主持经营工作。

业绩不佳的永诚财险,近年来高管层面也发生了频繁变动。

但即便如此,永诚保险去年保险业务收入仍然出现下挫,该公司车险收入同比减少近3亿元,新进前5大险种的工程保险难以补足车险保费收入下挫的空白,去年该公司保险业务收入同比出现了5.47%的缩水。

渠道方面,截至今年7月12日,永诚保险共计有5家合作保险中介机构网络平台,此外另有4家合作第三方网络平台。资料显示,去年永诚保险与上海最会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及和程科技有限公司的合作到期,新增万事保以及唯品会为新的合作对象。或是在加码互联网保险渠道的影响下,去年公司手续费及佣金支出同比减少2.55%。

此外,从2015年中旬至今,即任仲成任董事长期间,其财务负责人孙兵、合规负责人林立清均发生变化。前者继任者为孙增产,后者则改由康国君接任。

2015年3月,永诚财险第三届董事会第三次及第四次会议分别通过决议,任仲成担任董事长、冯天佑担任总裁。

从净利润方面来看,永诚保险方面去年提出双轮驱动,通过投资打造新的利润增长点。但去年恰逢市场下行,公司投资收益同比下挫97.18%,公司净利润亦出现同比84.82%的下行。

但即便如此,永诚保险去年保险业务收入仍然出现下挫,该公司车险收入同比减少近3亿元,新进前5大险种的工程保险难以补足车险保费收入下挫的空白,去年该公司保险业务收入同比出现了5.47%的缩水。

相关资料显示,康国君来自中国人寿财产保险,曾先后担任非车险业务部总经理、财产保险部总经理以及航运保险运营中心总经理、党委书记等职,2016年10月加入永诚财险。从目前情形看,康国君一人兼任着永诚财险公司负责人、合规负责人、常务副总裁以及首席风险官的职务。如今,新任董事长已到位,但总裁一职依旧空缺,仍由康国君负责主持工作。

不过,仅一年多,永诚财险公告称,时任总裁冯天佑因个人原因向公司董事会提出辞职,任仲成2016年12月被确定为临时负责人,同时,康国君被聘为常务副总裁。

新官上任面临三大难题,资本金不足专业化经营坎坷

从净利润方面来看,永诚保险方面去年提出双轮驱动,通过投资打造新的利润增长点。但去年恰逢市场下行,公司投资收益同比下挫97.18%,公司净利润亦出现同比84.82%的下行。

业绩不佳罚单不断

2017年9月,任仲成不再兼任临时负责人,康国君主持经营工作。

目前来看,尚不知来自国寿的康国君上任后永诚保险将会有怎样的变化,但其目前仍面临竞争压力大、资本规模不足、以及专业化经营坎坷三大难题待解。

金宝搏188手机端 2

永诚财险于2004年9月27日成立,是一家由国内大型电力企业集团和产业投资集团共同发起组建的全国性股份制财产保险公司,并于2015年12月在新三板挂牌并公开转让,是国内首家登陆新三板的保险公司。

不久后,2018年1月,许坚被选举为新任董事长,并于当年4月获得银保监会核准,任仲成则调任永诚财险第一大股东华能资本服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一方面,竞争压力仍在。据永诚保险披露的2016年年报显示,该公司坦言目前市场集中度高,对中小型保险公司的市场拓展带来巨大的压力。同时,市场主体的不断增多也加剧了同业竞争,中小型保险公司面临竞争日益激烈的市场环境。

新官上任面临三大难题,资本金不足专业化经营坎坷

《投资时报》记者通过查阅永诚财险年报发现,该公司自2011年至2016年6年间,净利润分别为1.27亿元、1.72亿元、-2.13亿元、0.41亿元、1.85亿元、0.28亿元,除了
2013年出现亏损以外,其余年份均实现盈利。不过,其各年净利润浮动较为明显,特别是2013年同比下降223.84%;2016年又同比下降84.86%。

但截至目前,永诚财险总裁一职仍然空缺。永诚财险回复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领导层人员稳定,分工明确。永诚保险党委书记、董事长许坚还是公司法定代表人,负责公司全面工作。党委委员、常务副总裁康国君主持公司经营管理工作。”

另一方面,资金规模未有所增长。据永诚保险年报显示,公司的注册资本金为21.78亿元,与公司同期成立的保险公司通过陆续增资,资本均己远超公司。从公司长期发展的规划看,公司目前的资本规模尚不能满足业务拓展和风险管理的需要。

目前来看,尚不知来自国寿的康国君上任后永诚保险将会有怎样的变化,但其目前仍面临竞争压力大、资本规模不足、以及专业化经营坎坷三大难题待解。

从2017年年报可见,该公司再次陷入亏损泥潭,净利润同比下跌157.14%至0.16亿元,已连续两年高速下滑。

2016年时,永诚财险还曾披露定增方案,拟向符合条件的现有股东及合格投资者发行股票不超过10亿股,募集资金不超过30亿元,在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公司资本金,以满足未来业务发展和关于偿付能力充足率要求的需要。不过,这笔定增最终未果。

据蓝鲸财经了解,登录新三板上市的永诚保险曾于2016年披露定增方案,拟募集资金不超过30亿元,在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公司资本金,以满足公司未来业务发展和关于偿付能力充足率要求的需要。而据永诚保险披露的第二季度偿付能力公告显示,该公司注册资本仍为21.78亿元。

一方面,竞争压力仍在。据永诚保险披露的2016年年报显示,该公司坦言目前市场集中度高,对中小型保险公司的市场拓展带来巨大的压力。同时,市场主体的不断增多也加剧了同业竞争,中小型保险公司面临竞争日益激烈的市场环境。

除了业绩亏损外,永诚财险去年三大主营险种均出现承保亏损,包括机动车辆保险、意外健康险、责任保险,承保亏损分别为1.8亿元、0.15亿元、0.21亿元。

关联交易占保费收入的15.07%

此外,保险业一带一路的布局似乎为以电力能源保险为特色的永诚保险提供了新的机遇,但专业化经营道路仍显坎坷。

另一方面,资金规模未有所增长。据永诚保险年报显示,公司的注册资本金为21.78亿元,与公司同期成立的保险公司通过陆续增资,资本均己远超公司。从公司长期发展的规划看,公司目前的资本规模尚不能满足业务拓展和风险管理的需要。

其中,作为永诚财险的主营险种之一,机动车辆保险在2011年至2016年的保费收入虽然比较平稳,分别为42.6亿元、40.2亿元、39.9亿元、41.3亿元、45.1亿元、42亿元,但其承保利润除了2011年小幅盈利0.31亿元外,其余年份均呈亏损状态,2012年至2016年分别亏损0.53亿元、5.21亿元、3.87亿元、5.07亿元、2.17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永诚财险背靠电力、产业投资和金融控股等主要股东,例如有五大发电集团下属公司,包括华能资本、北方联合电力有限责任公司、中国大唐集团资本控股有限公司、中国华电集团资本控股有限公司、国电资本控股有限公司、国家电投集团资本控股有限公司、国华能源投资有限公司。

据年报显示,永诚保险方面坦言成立之初无法在中国财险市场上寻找到专业化经营的成功经验。目前,公司在承保大型商业风险项目的技术上仍不能与战略定位需求相匹配,通过国内行业自身的现有技术力量也不能解决这一问题,靠自身的积累又需要花费相当长的时间。而在这条专业化经营的道路上,永诚保险亦不乏对手,鼎和保险方面亦主打电力保险特色;英大财险则提出要做保险行业电力专家;长江财险同样具有国电集团背景。

据蓝鲸财经了解,登录新三板上市的永诚保险曾于2016年披露定增方案,拟募集资金不超过30亿元,在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公司资本金,以满足公司未来业务发展和关于偿付能力充足率要求的需要。而据永诚保险披露的第二季度偿付能力公告显示,该公司注册资本仍为21.78亿元。

对于2017年的亏损,永诚财险方面对媒体表示,从行业看,产险市场进入新的阶段,中小公司的生存状况都比较艰难,以往的经营模式已不能适应发展需要,大家都在寻求新的发展路径,永诚财险也在发展中不断适应市场要求。

其中,华能资本服务、北方联合电力的实际控制人为中国华能集团有限公司,华能集团合计控制27.91%的股份,为永诚财险实际控制人。

据蓝鲸财经梳理,在4家电力系保险公司中,除了长江财险去年实现工程保险2800万元外,其余两家险企工程险保费收入均高于永诚保险。具体来看,去年永诚保险工程保险实现保费收入1.77亿元,同期鼎和财险工程险原保费收入2.7亿元;英大泰和实现工程险保费收入2.53亿元。

此外,保险业一带一路的布局似乎为以电力能源保险为特色的永诚保险提供了新的机遇,但专业化经营道路仍显坎坷。

从2018年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看,该公司保险业务收入虽较上一季度同比增长20.04%至18.45亿元,但净利润却同比下降66.89%至1267.2万元。

此外,永诚财险的股东还包括深圳能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福建省投资开发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北京信远业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南方电网资本控股有限公司,以及枫信金融控股责任有限公司、瑞士再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等两家外资股东。

据年报显示,永诚保险方面坦言成立之初无法在中国财险市场上寻找到专业化经营的成功经验。目前,公司在承保大型商业风险项目的技术上仍不能与战略定位需求相匹配,通过国内行业自身的现有技术力量也不能解决这一问题,靠自身的积累又需要花费相当长的时间。而在这条专业化经营的道路上,永诚保险亦不乏对手,鼎和保险方面亦主打电力保险特色;英大财险则提出要做保险行业电力专家;长江财险同样具有国电集团背景。

值得关注的是,在业绩情况不甚乐观的同时,永诚财险自去年以来频频收到罚单。据记者不完全统计,去年该公司因存在虚列费用等问题收到了10张罚单,被监管部门共计罚款173万元。今年5月,又收到三张罚单。

依托电力能源的股东背景,永诚财险成立以来就定位以电力能源保险为基础,以大型商业风险保险为重点。2018年年报显示,永诚财险向关联方销售保险9.47亿元,占到保费收入的15.07%,这一占比在2017年为13.05%。

据蓝鲸财经梳理,在4家电力系保险公司中,除了长江财险去年实现工程保险2800万元外,其余两家险企工程险保费收入均高于永诚保险。具体来看,去年永诚保险工程保险实现保费收入1.77亿元,同期鼎和财险工程险原保费收入2.7亿元;英大泰和实现工程险保费收入2.53亿元。

具体来看,5月14日,黑龙江保监局向永诚财险哈尔滨中心支公司下发行政处罚书,称其存在编制或提供虚假报告、报表、文件、资料等问题,该支公司与其时任总经理共计被罚款5.5万元。

面对亏损扩大的局势,永诚财险表示,“正在推进二次创业,对发展理念、增长动力、经营模式等进行了调整和改革”。

@今日话题 @徒步三萬里

5月15日,内蒙古保监局再次向永诚财险下发两张罚单。一张直指该公司赤峰中心支公司利用保险代理人虚构保险中介业务套取费用,决定对该支公司及其相关负责人罚款共计6万元;另一张则指向永诚财险内蒙古分公司,原因在于其向两家互联科技公司支付费用73.5万元,但事实却是在车险销售过程中与车险保费收入挂钩的手续费。对此,内蒙古保监局决定对该分公司及其相关负责人罚款共计27万元,两张罚单共计罚款33万元。

2018年7月,永诚财险召开新发展战略宣导会,许坚发布了“3668”战略框架,其中包括以电力能源、重客/经纪/银保、国际业务、保证保险、微营销、专兼代、电商平台、健康险作为主要业务领域。

重重考验之下,新任董事长显然要承担相当的压力。

保费构成上,2018年永诚财险前五大险种分别是车险、企业财产保险、意外健康险、责任保险、信用保证保险。

车险虽然还是第一大险种,但是保费收入减少了18.97%,非车险保费同比增长25.7%。永诚财险表示,“主要是由于近几年来机动车辆保险亏损较高,公司调整业务结构,剔除亏损额较高的业务所致。”

永诚财险向时代周报记者强调,电力能源保险业务为永诚财险的核心业务,在海内外皆有布局。目前,永诚保险承保各类发电保险项目超过2400家,占国内发电保险市场承保份额近1/3。同时,永诚财险把健康险作为一大战略重点,打造多层次的健康险产品和服务体系。

在国内保险市场上,具备电力能源股东背景的还有长江财险、鼎和财险以及英大泰和财险。

中国保险行业协会2018年7月发布的数据显示,我国经营健康保险的公司共有149家,包括6家专业健康险公司、75家人身险及养老险公司和68家财产险公司。不过,财险公司受监管限制,只能经营短期健康险,同时因缺少相关健康险基础,业务开展成本高,且不易发力。

相关文章